V飯團擔

丿go-與你的約定 (1)

沒有糧食只好自己產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6月正好是春末夏初,剛下過雨的空氣中夾雜著溼度與幾分悶熱,春風吹過庭院盛開的花朵,吹來一陣陣的帶有花香及泥土的芬芳,森田坐在廊下的陰影處,一手拿著畫冊,另一手拿著筆,神情專注地想將庭院裡鬱鬱蔥蔥的花草描繪進畫冊裡。

這時井之原拉開和室,看到森田身穿一身淡紫色的和服,領口和袖口的部分繡上了當季盛開的繡球花,深紫色的腰帶繫在腰間,美的就像一幅畫一樣,井之原走到森田身後,倾下身問到:”在幹嘛啊?”

發現身後有人,森田急忙將畫本收起,轉頭確認是誰站在身後,看到對方是井之原,他快速的將頭撇開說到:”沒幹嘛,賞花阿。”

井之原走到森田旁坐下,看到畫冊後大概猜到一二,他笑道:”你該不會在畫畫吧?”

森田聽到後臉頰一股燥熱,他起身想要離開時,卻突然被井之原抓住手腕用力一扯,森田整個人跌進井之原的懷中。

“如果想要畫畫的話,我可以教你喔~”說完井之原伸手要拿森田手上的畫冊,想要來一睹他的畫技,森田發現井之原的動作後將畫冊緊緊的抱在胸口,掙扎的想要從他的懷裡起身,可是井之原一手就環抱住森田的纖細腰,不讓他離開。

“我沒有在畫畫,放開我。”

“go既然對畫畫有興趣的話,就來當我的模特兒吧~”

“我不要。”森田知道掙脫不開,索性就放棄了,乖乖的坐在井之原腿上。

“當我的模特兒,我就教你畫畫,這提議不錯吧?”

“都說了!”森田轉頭瞪著井之原”我沒在畫畫!”

“說謊要處罰喔~”講完井之原低頭問吻了懷中的人,森田對於井之原的突如其來的吻感到驚訝,他緊閉著雙唇,不想被對方有更進一步的深吻,卻感覺到對方正親舔著他的嘴唇。

“接吻的時候要張開嘴喔。”說完井之原突然將森田整個壓倒,並在他耳邊低語”身體太僵硬了,難道這是go的初吻?”

森田聽到,開口想要反駁時,卻再次被吻住,這次的吻得更深更甜膩,柔軟的舌頭在口腔內互相纏繞,森田知道再這樣下去非常不妙,可是他卻沒有掙脫。

--------------------

 

森田在花街上小有名氣,但他並不是藝妓而是舞妓,所謂的舞妓就是藝妓的見習生,可名氣卻高到有許多前來茶館的賓客紛紛指名,以舞妓來說可是非常難得。

這天的宴席也不例外,茶館的常客指定要找森田,宴席開始客人們互相寒暄並享用著茶館精緻的料理,這時門外傳來一聲: “打擾了。”,隨後舞妓將門拉開紛紛進來與客人一一打招呼,走在最後面的正是森田,他穿著一身淡粉色的和服,背後的垂帶向下垂到腳踝,走起路時垂帶隨著步伐擺動,頭上簪著當季的花飾,美的讓人移不開視線,森田走到和式房間內最裡面的位置,為宴席的主人倒酒。

“好久沒看到你了,好像又變漂亮了。”客人說到。

就只是客人一貫的稱讚詞而已,森田一邊這樣想,一邊微笑點頭,一邊轉向旁邊的位子,為另一位賓客倒酒,當森田到完酒抬頭時,發現這位客人緊盯著他看,森田正要開口詢問時,這位客人開口問到:”你願意當我的模特兒嗎?”

森田一時還沒有反應過來,旁邊的其他客人以及舞妓們都連連發出驚嘆。

“看來他被go醬迷的團團轉呢。”

“明明平常都只畫山山水水的,居然突然說要畫人像,真的太讓人驚訝了。”

“名畫家第一位模特兒是知名舞妓,這真是一段佳話。”

客人們此起彼落的說著,可是森田卻還沒搞清楚狀況,這時坐在森田旁的舞妓對森田說到:”能給井之原先生當模特兒是件非常榮幸的事情。”森田聽到後,沈思了一下。

 

“對不起,請容我拒絕客人的邀約。”森田鞠躬表示歉意的說到。

“可以告訴我拒絕的原因嗎?”井之原帶著微笑的回問。

“我對於繪畫這方面沒有太大的興致。”雖然森田口氣婉轉,但這些話卻還是讓全場陷入寂靜,大家都感到很錯愕。

這時宴席的主人突然大笑並開口說到:”go醬就是這樣的人,我就喜歡他這股傲氣。”

宴席的大家們也笑了起來,氣氛也熱絡了回來,隨後藝妓們紛紛進場為賓客表演,森田也趁著大家不注意時離開了宴席。

--------------------

森田來到庭院,想吹吹風讓自己涼爽一下,就算夏季的夜晚比白天涼爽,可是身穿厚重和服的森田還是覺得悶熱,森田坐在廊下,他將袖子稍微挽起並拿起扇子搧風。

突然三宅從森田旁探出頭,笑著說到:”go醬發現!”然後用手指戳了戳森田的臉:”你躲在這邊偷懶喔!”

“我只是來吹一下風,裡面太悶了。”森田將頭撇開不讓三宅繼續戳他的臉頰,三宅隨後坐到森田旁開始玩弄他的髮飾。

“我聽說了喔!你拒絕井之原的事。”

“那些人真八卦。”

“為什麼要拒絕啊?井之原在藝妓中可是很受歡迎的欸。”

這些森田當然知道,井之原家是地方的大地主,甚至有為茶館贊助,他們家的少爺在花街小有名氣,聽說他個性溫柔、親和力高、長相雖然不是一等一的帥氣,卻也讓許多女子為他著迷,但這些聽在森田的耳裡,只覺得井之原是個生性輕浮,帶處留情的紈褲子弟。

“就是....沒興趣而已。”

“go難道不是因為跟那個人的約定才拒絕井之原的嗎?”

 

森田聽到三宅的問題後沒有回話,就只是繼續看著庭院,夜晚的月亮印照在池面,蟬鳴此起彼落,這時遠方的天空綻放了一個煙花,森田想起後天就是祭典了,這個應該是為祭典的煙火做預演。

 

三宅看到煙火後站起身來,想要看的更清楚:”go我們在一起去祭典吧!”

“不要,有不好的回憶。”

聽到森田地拒絕三宅蹲下身蹭了蹭森田向他撒嬌的說到:”不要這樣說嘛~那次要不是我拖你去,你就不會遇到心上人了。”說完不忘在戳戳森田的臉頰。

“我才沒有喜歡他。”森田將三宅的手甩開,緊接著起身想要離開並說到:”我要回去了招待客人了。”

三宅看森田要離開了,卻還是不放過虧他的機會:”沒有喜歡人家還死守約定?”他笑嘻嘻的說到,森田卻頭也不回的直接離開了。

“真是不可愛的傢伙。”獨自被留下的三宅笑著說到。


评论(15)
热度(9)
© 桐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