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飯團擔

丿go-與你的約定(2)

新增人物喔!來猜猜是誰w

____________________



那年夏天,森田才剛成為舞妓沒幾年,還在學習各種禮儀以及技藝的他忙的根本沒有時間玩樂,平時除了置屋與茶館外也不會到其他地方。

但每到夏季祈福祭典的時候,客人都會去參加祭典,茶館也會休息,當藝妓們也會去參加祭典,大家都想向神明祈求庇佑,街上的行人來來往往,大家都在享受祭典熱鬧的氣氛。

三宅吵著說想來祭典玩,森田才勉強陪他去祭典,不然他對這種人擠人的活動,一點興趣也沒有,可是沒想到兩個人居然走散了,想要在茫茫人海裡找人可說是海底撈針,森田想乾脆直接回家好了。

正當森田轉身時,走在他身後的人來不急反應,兩個就撞在一起,森田感覺胸口一陣燙,他低頭一看發現對方的章魚燒倒在他身上,森田抬頭看向男子,看到對方帶著狐狸面具。

“天啊!你沒受傷吧?對不起,對不起!”對方看到後慌慌張張的道歉,並拿出手帕遞給森田。

“沒關係,我自己有。”森田拿出自己的手帕一邊擦拭浴衣一邊說道:”我也有錯,我不應該突然轉身的,對不起。”

“不不~是我沒有注意前面,這麼漂亮的浴衣居然被我弄髒了,我真的很對不起。”

“沒關係,反正我要回家了。”森田大概擦一下後就將手帕收起來,正當他要離開時,跨出第一步,突然一個重心不穩,他重重的摔在地上,他回頭看自己的木屐,原來是木屐的繩子斷了,浴衣上又是醬汁又是泥土的狼狽到一個不行,真的是禍不單行啊,森田心想著。



森田坐起身,想要伸手去拿斷掉的木屐,這時對方也蹲下身並將森田的木屐拿起來看了看說道:”這個可能修不好了。”

“是啊...看來得赤腳回去了。”森田有點哀怨的說道。

“不如我們一起去買雙新的吧!”

“欸?”

“順便買件新的浴衣吧!”

“欸?”森田被男子突然的邀約嚇到了,雖然他也不想這樣狼狽的回家,但他也不想和陌生男子一起去買東西,當森田猶豫該怎麼回答時,男子就將森田的木屐做好了緊急處理,並幫森田穿上。

“就當是我的賠罪,走吧!”說完男子將森田扶起身了。

--------------------



在繁華熱鬧的祭典裡,兩人並肩而行,為了不使氣氛尷尬,男子一直找話題聊天,但森田也只是應付應付的回應他而已,因為比起聊天,森田更加在意男子臉上戴的白色狐狸面具,森田環顧參加祭典的群眾雖然有一樣帶著狐狸面具民眾,但沒有人和他一樣是白色的,經過賣面具的小攤時,也沒有這樣的面具,森田雖然很在意,卻也問不出口,就這樣一直盯著男子看。

男子發覺森田一直看他,笑著問道:“怎麼啦?怎麼一直盯著我看?"

“才沒有勒,我才沒有在看你。"森田把頭撇開。

“也是啦,也沒什麼好看的,畢竟面具又不能拿下來,沒辦法看到臉。"男子知道森田很在意他的面具,故意吊胃口的這樣說,然後又把話題轉開的問道:“說起來,你剛剛說你要回去了,可是祭典才剛開始而已。”

“跟朋友走散了,就想說乾脆回家好了。”森田邊講還不忘一邊瞄他的面具,那樣子實在讓他覺得太有趣了。

“你好像很在意我的臉诶?"男子惡趣味的又問了一次。

“诶?就說了,沒有阿。"森田再一次否認,因為太可愛了,男子認不住地笑了出來,森田生氣的說道:“你笑什麼啦!"

男子覺得逗森田逗得差不多了才肯開口說道:“這其實是為了儀式要用的,在祭典結束前不能脫下。”

“什麼儀式?"

“不是說不在意嗎?"男子笑著問道。

“只是問問而已,不說就算了。"

--------------------

他們穿越了熱鬧的人群,來到了祭典旁一家賣和服的商店,可是商店並沒有營業。

“居然沒開嗎….”這時商店的門被拉開,一名年輕男子從店內走了出來。

“啊!櫻井君”男子大聲的和對方打招呼。

“欸?前輩?”櫻井看到男子後驚呼的喊到。

“可以麻煩你開一下店嗎?”

“欸?現在嗎?”

“拜託你了~”說完男子說手合十的做出請求的動作。

櫻井撇了一眼森田的浴衣:”真拿你沒辦法。”說完他將門推開示意可以進到店裡。



走進店內,展示櫥窗內陳列著一套套展開的和服,絢麗的花紋點綴在精緻的布料上,就像幅精緻的藝術品,店內的牆上掛著夏季和服,各種高級的布料上都印上了當季的花卉,森田看著一件件的藝術品看的有點出神,這時男子對櫻井說道:”那件的綿絽浴衣呢?”

“那件嗎?”櫻井驚呼的喊到。

“是啊!拿給他試試吧。”

“真的要拿那件嗎?”櫻井走到櫥櫃前又問了一次男子。

“快點拿出來啦。”男子催促的說道。



櫻井從櫥窗展示櫃拿了一件胭脂紅的浴衣遞給了森田,棉絽的高級布料上印著手繪的白山茶花,一摸就知道是高級品。

“這麼貴的浴衣,我不能穿。”森田表示拒絕的將浴衣還給櫻井。

“我想你穿起來一定會很好看的。”男子笑著說道。

“可是...”

“前輩都這樣說了,你就收下吧。”

櫻井將浴衣再一次遞給森田,並從旁邊的櫃子拿出一雙木屐給森田:”反正付帳的也是前輩,你就收下吧。”

--------------------



“前輩你該不會對他有意思吧?居然買那麼貴的浴衣給他。”在等待森田更衣的期間,櫻井開口問道。

“沒有這回事!”男子反駁的說道:“我只是不小心弄髒他的衣服,所以想他賠禮而已。”

櫻井嘆了一口氣說道:“前輩你還是不要和他走太近比較好。”

聽到櫻井的話,男子疑惑的問:“什麼意思?”

“我去茶館送和服時曾經看過他。”

“欸?茶館?”



這時森田更衣完,從店內裡頭的房間內走出來,和男子想的沒錯,那件浴衣的確非常適合森田。

“還可以嗎?”森田小聲的問道。

棉絽布料特有的輕薄感,合身的貼著森田纖細的身體,深色的腰帶系在腰間更顯得腰細,微微的透光性使得袖口及領口的肌膚若影若現。

“非常適合你喔。”櫻井稱讚的說道。

“啊!”男子過了一段時間才反應過來說道:“非常好看!”

“這麼合身的布料還是第一次穿到。”森田微笑,露出他那可愛的虎牙,笑容裡帶著幾分天真的說道。

看著這樣的森田,男子不禁覺得心臟漏了一拍,於是突然對森田提出邀約“要不要去看煙火?”男子的聲音聽起來有點僵硬不自在,森田卻也沒聽出來。

“欸?”

“我知道有個地方,很適合看喔。”

森田雖然想拒絕,但又想到對方都送自己這麼貴的浴衣,又不好意思拒絕,於是就答應了。



離開浴衣店前,櫻井拉住男子小聲的和他說道:“恕我直言,請少爺不要忘記自己的身分,走太近不會有好事的。”

“我知道啦。”男子不耐煩的說著,並轉身離開。

“根本就不知道嘛...”櫻井看著兩個人的背影擔憂的說著。

评论(14)
热度(10)
© 桐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