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飯團擔,產量超級龜速(土下座
如果有什麼建議,都歡迎留言或是找我聊天。
我需要朋友( ;∀;)

丿go-與你的約定(3)

對不起!!請各位原諒我的龜速(土下座


_____________________


離開浴衣店,男子帶著森田來到祭典的廣場,巨大的廣場中心有著用木頭架起的高臺,上頭擺放的巨大的太鼓,高臺四周用布圍住,在上頭擊鼓的人只有上半身露出,以高臺為中心,許多同樣戴著面具的民眾圍在一起跳著傳統舞蹈。


 


“我們上去那邊吧!”男子指著高臺說到。


森田聽到男子的話疑惑的回問:“那邊可以隨便上去嗎?”


“如果是我的話就可以。”說完男子拉著森田,從高臺的後方靠近高臺,避開正在廣場中央跳舞的群眾。


 


到高臺底下後,有幾名帶著普通狐狸面具的人看到男子驚呼到:“少爺!你終於來了!”


“你到底跑到哪去了,讓我們好找啊!”


“欸?少爺,這位是...?”他們看到森田後露出疑惑的神情問到。


“他是我朋友,我要帶他上去。”男子簡短的介紹後就轉身用手示意森田,要森田爬梯子上去高臺,完全不給其他人反應過來的時間。


 


“欸?這怎麼行!”


“少爺,這樣會害我們被罵的。”


“不能隨便帶人上去的。”


他們七嘴八舌的想要阻止男子,但男子卻回:“有事我會負責的!”這句霸氣的回應讓其他人也不知道該回什麼,只好不知所措的看著男子。


男子向森田伸出手說到:“走吧。”


 


-------


 


祭典的祭神活動正式開始,高臺下聚集了許許多多戴著狐狸面具的男子,他們手拿火炬跳著傳統舞蹈,這時戴著與他人不同的白色狐狸面具的男子大聲吆喝一聲,隨即全場陷入寂靜,所有人的目光全聚焦到男子身上。


咚咚,男子敲了兩下太鼓,然後把手臂的袖子捲起,露出精壯的手臂開始打擊太鼓。


全場歡聲雷動,一般民眾也進到廣場內跳舞,人群中可以聽到人們的歡笑聲,以及氣勢磅礴的太鼓演奏。


森田就坐在男子旁,以最近的距離觀賞,火光閃耀著男子的側臉,汗水順著脖子流下,森田目不轉睛的盯男子看,不知是因為太鼓的強烈節奏而心跳加快,還是因為心裡的悸動。


 


“嘭—”的一聲打斷了森田的思緒,灰黑的夜空,一個火球在空中爆開,火球的火光分散成紅色的光點,消失在夜空中,眾人們也停下動作看著,緊接著轟轟的砲聲把黑暗的天空給照亮,五顏六色的火光綻放在天空就像天空開滿了一朵朵眩目的花朵,這樣眩目的花火,猶如繽紛的花海一般,讓森田回憶起以前回家的路上也有一片花海,每每經過時都會目不轉睛的盯著瞧,來到這邊後就再也沒看過那樣的景色了。


 


但比起天空光彩奪目的花火,眼前揮灑汗水擊鼓的男子更加耀眼,在煙火的映襯下太鼓的演奏變得更加氣勢磅礴,更加令人著迷。


當森田意識到自己一直盯著男子看時,臉頰一股燥熱,『難得剛才自己看到出神了?』森田搖搖頭不打算承認心裡的疑問。


此時太鼓的演奏完畢,男子停下擊鼓的動作隨即坐到森田旁。


“怎麼樣?這邊很適合看煙火吧?”


“對啊!真的很美。”森田將視線轉移到天空,像是害怕被發現剛剛的舉動一樣,顯得有點不自然。


 


“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森田又開口說道。


“可以喔!”


“你到底是什麼人?”完全不拐彎抹角的直球提問,森田轉頭看向男子。


被問到這問題男子不僅停頓數秒:“我....”男子欲言又止的看著森田,看似有什麼顧慮的遲遲不回話:“我是一名畫家。”


“畫家?”森田歪頭皺眉回道,他多少知道對方沒有完全說出實話,只是個畫家,大家對他的態度不可能如此畢恭畢敬。


“只是畫家而已?”森田歪頭看著男子


男子轉頭看向火光綻放的夜空說道:“我想靠自己的努力來獲得世人的認可,而不是因為背景,但我現在還做不到。”


 


聽到男子的話後,森田沈默的看著對方,森田多少猜的到對方的身份,也許是有錢人家的少爺,也許是地方知名人士的小孩,這樣的話不是不能理解對方不肯說出來的想法,森田的情況和對方完全相反,正因為家世不好才不想去提及,森田會成為舞妓,同樣也是想靠自己的努力來讓他人認同自己。


 


“那...等你獲得世人的認可後,你就願意和我說你的事了嗎?”森田問道。


男子轉頭看向森田,因為戴著面具所以無法知道對方的神情,只知道男子看著森田沈默了好長一段時間才又開口說:“那到時候,你願意當我的模特兒嗎?”


 


森田再一次因對方的邀約而感到不知所措,一想到這個晚上出現過好幾次這種情況,森田就忍不住的笑出聲,想著這樣的驚喜感也許已經用掉這輩子的份量了吧:“好!沒問題!”森田笑著說道。


 


這時男子將手伸到面具上,正當森田以為男子要將面具拿下時,男子卻突然靠近森田,森田感覺到自己的唇碰到對方,那觸感熾熱又柔軟,帶著一點鹹味,這樣的感覺森田並不討厭,也沒有做出任何反抗的舉動。


 


---------------


煙火施放結束後,男子將森田送到木橋,兩人要分離時,森田突然抓住男子的衣角:“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在見面?”


 


男子將手放到森田頭上揉了揉說:“我會去找你的,你等我。”


 


這時森田背後突然一個聲音大喊到。“森田剛~~~。”森田回頭一看,是三宅慌慌張張的往森田的方向跑,還不停的揮手,神情看起來擔心極了,連自己和服亂了都沒有注意到。


“你的朋友找到你了呢。”男子說完後將手帕塞到森田手中:“那我先走了。”說完男子就轉身離開。


“等...”正當森田要阻止他離去時,三宅卻抓住森田的手:“我終於找到你了,我剛剛回去置屋(註1)沒看到你回去,又一直找不到你,你不知道我有多擔心。”三宅緊張的神情和被汗水浸濕的髮絲讓森田知道三宅有多擔心他,森田便沒有繼續去追男子,只是看著男子離去的方向沈默一段時間後說。''抱歉讓你擔心了,我們回去吧!''


 


和三宅並肩走在回家的路上,森田手裡緊握方才男子給他的手帕,發現手帕中有東西,森田小心翼翼的打開手帕,是櫻花髮簪,看著髮簪的樣式,看起來是和浴衣配成一套的。


 


“真的是...一直讓人困擾的傢伙...”嘴裡說著抱怨的話,臉上卻帶著焦糖般甜膩的笑容看著手中的髮簪,是平時很少露出的表情,這些都被一旁的三宅看在眼裡。


 


 


“看來我來的太晚了。”三宅看著森田的說道。


_______________


註解:指藝妓事務所,除了提供住宿以外,還負責藝妓訓練及接工作。


评论(6)
热度(9)

© 桐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