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飯團擔

puppet play(1)

我生出來了,我一整個難產(已死

我還在實習的地獄,所以超級龜速生產,我會加油的!(土下座

之前的試閱在這裡,因為之前的標題感覺不太適合,所以請吉天幫我想了個新標題,在這邊讚美吉天太太!!感謝吉天 !!

裡面的主要CP有  井准、goken、坂長、KT、瀧翼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夜晚的港口昏暗的燈光在水面上搖曳波動著,森田坐在車內吸了一口煙,看著波光粼粼的海面,一邊嘆氣一邊將煙吐出:“如果是跟可愛的女孩一起看海就好了。”

坐在駕駛座的男人雙手靠在方向盤上,無視森田的話,不發一語的盯著港口看,車子停在貨櫃屋旁的黑暗處,車上沒有任何燈光,如果不仔細看根本不會發現他們的存在。

“到底還要等多久啊!我肚子餓了!”坐在副駕駛座等森田小聲的碎念,不耐煩的他都快將一包煙給抽完了。

“現在的年輕人一點耐心都沒有。”男子咋舌說到。

 

此時港口停靠船隻的位置出現一台廂型車,三兩人陸續從車上下來,走向一艘載著許多貨櫃的船隻,其中一個男人將巨型貨櫃打開,裏頭是一輛車。

“賓果!”

森田將手邊的對講機拿起:“目標已確認,準備攻堅行動。”

隨即坂本將汽車的頭燈打開,昏暗的港口瞬間被照明,十幾輛的警車從四面八方湧入,死死的包圍船隻以及廂型車。

 

事情發生得太突然,船隻上的人一瞬間還沒有進入狀況,他們在裝有車子的貨櫃旁互相瞻望四周,像是想搞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

“請不要做無力的抵抗,好好配合我們的調查吧。”男人手拿擴音器靠在車上的說道。

“警察大人啊,我們什麼事都沒做,只是晚上來看看車而已。”說話聲音箱型車裡發出,那個人沒有下車講話,只是將車窗打開對著外面喊。

“既然什麼事都沒有,能不能讓我們檢查一下你們運來的車呢?”坂本用擴音器回話。

“只是幾輛普通的保時捷而已,你也知道我們的頭頭喜歡車。”

“不知道油箱裡頭是不是也是普通的汽油了?”

此時一個子彈擦過擴音器,將車窗擊了一個蜘蛛網裂痕。

“混帳傢伙。”坐在車內的森田迅速拿下皮帶上的手槍,對著廂型車的駕駛座的位子開了幾槍。

瞬間槍戰爆發,在船隻上的人衝回廂型車,一發動就是衝著警車撞,也不管前方有沒有人。

眼看廂型車就快衝出包圍圈,男人趕快回到駕駛座上發動汽車,猛踩油門往廂型車的方向衝:“喂喂喂!大叔你要幹嘛!”森田嚇得趕緊拉上安全帶,雙手緊緊抓著車內的把手。

“碰”的一聲,車子直直撞上廂型車,廂型車的側面受不了強大的撞擊而整個扭曲變形,男人所開的車子引擎蓋也整個隆起。車內的安全氣囊也整個炸開,擋風玻璃碎的到處都是:“混帳,也太亂來了吧!”森田大聲的罵到。

男子狼狽的從駕駛座下來,一下車就直接拉起皮帶的手槍,走向廂型車的駕駛座開了三兩槍,隨後在走到後座的位置拉開車門:“坂本,好久不見!”後座的男人跌坐在座椅旁,額頭上的擦傷應該是剛剛的混亂中所受的傷。

男人身邊的身著西裝的手下警戒著看著坂本,手的位置放在皮帶,像是要拔槍的動作。

坂本隨即將槍口對向男人:“堂本剛,真的好久沒看到你了。”

手下看的坂本的動作立刻將槍掏出來指向坂本,堂本剛卻抬起手示意他放下槍。

“那麼久沒見,是不是要好好敘敘舊?”堂本剛笑的軟綿綿的,那樣人畜無害的笑容,很難想像他的身份是多麼的可怕。

“那還請大人移駕到我們的偵訊室,讓我來暢談過往。”說完坂本將堂本從車上拉下,看到這樣動作的手下在度將手上的槍舉起。

坂本撇一眼對方後:“剛,請你家的小野貓冷靜點。”

“翼,他們不會對我怎麼樣的,把槍放下。”剛用平和的口氣說著,像是在安撫翼一樣。

坂本看著翼銳利的眼神,就像是恨不得現在馬上開槍一樣,但手卻慢慢的放下槍,也許是太過生氣,身體還不停的微微顫抖著。

“我也不需要帶小野貓回去,麻煩你替我傳話。”坂本邊說邊幫剛上手銬。

 

 

“幫我和光一說,很快就會和他敘舊了。”

 

-------------

 

“混帳!”光一在辦公桌前生氣的怒吼著,生氣的怒火就像是沈重的低氣壓一樣,讓整個辦公室的人都喘不過氣來。

 

光一抓了一把桌上的資料,就是往跪在地上的翼丟去:“沒有用的傢伙!”被打的翼只是將頭壓的低低的,沒有回話。

 

“別生氣了,這不是翼的錯。”中居推開門說道,光一看到中居走進來便面無表情的坐回椅子上還一邊用手揉著深鎖的眉心。

“你冷靜想想,條子有那麼聰明嗎?”中居走到翼身邊慢悠悠的整理灑落一地的資料。

“其他人出去吧。”光一用手撐著頭,無力的說道。

 

所有人離開後,跪在地上的翼才開口說道:“帶頭的警察....是坂本。”

 

“坂本?”光一眉頭深鎖的看著翼。

“喔~”站在旁邊的中居冷笑著說到。

 

“看來事情真的不單純。”光一意識到中居進門時的那句話的意思: “我們把毒品藏在油箱的事,如果不是同道的人是不可能會知道。”

光一講話後從抽屜拿出一張照片:“翼,我要你去連絡那個人,該做什麼你知道吧?”翼從光一手中接過照片,點了點頭。

“還有”這時中居將聲音壓低說道:“是時候該肅清內部了。”

------------------

咚咚咚的跑步聲響徹走廊,隨即是門被用力地推開,站在門口的井之原對著房間裡的用丹田的音量大喊:”准一不見了。”

 

坐在桌子前的男子沒有任何反應,只是繼續處理手上資料,反而站在他身旁的三宅被井之原破門的這個舉動嚇了一大跳

“哇阿~嚇死我了,你開門小聲點啦!”三宅表示抗議的揉揉耳朵。

 

“我說准一不見了!!”井之原又急又激動地喊著”人都不見了,你們怎麼還可以那麼冷靜啊! 難道你們不怕准一有什麼三長兩短嗎?!”

 

“诶?什麼三長兩短?!你不要嚇我!”三宅有點緊張地回道,然後兩人齊頭轉向看著辦公的長野,長野沒有抬起頭繼續看著手上的資料不疾不徐地回到”好了,你們都冷靜點。”

聽到這句話後井之原察覺到了異常,長野一定知道什麼,不然不可能如此冷靜:“准一在那?”井之原用力拍桌問到。

 

這時長野抬頭撇了一眼井之原,便將桌子下的抽屜打開來,從裡面拿出一個信封,他將信封丟到桌上,裡頭是一張張岡田跟一個男人走在一起的照片。

 

井之原迅速的將照片拿起,發現自己認得照片中的男人後驚呼道:“中居?”

“诶?真的假的?”聽到井之原講的名字,三宅將井之原手中的照片搶過來確認:”這是岡田昨天穿的衣服。”

隨後井之原拿起其他照片,這些照片讓井之原的臉色鐵青,那些是岡田倒在地上,手腳被捆綁起來的照片,看了照片後的兩人齊頭轉向長野,緊接著井之原開口問:“這些是什麼?”

“這些照片是今早寄來的。”

“我們什麼時候得罪了他們了?為何要綁架准一? ”井之原激動地喊著,手中的照片都快被他捏爛了。

“看來前幾天的消息是真的。”三宅面色凝重的說道。

“是阿,那男人終於行動了。”長野講完後嘴角上揚的說道:“那我們就好好陪他玩玩吧。”

评论(5)
热度(21)
© 桐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