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飯團擔

丿go-與你的約定(4)

警告!!未來的劇情會加入戀彈!!

希望實習可以快點結束,不然都沒有時間打文。

_________

夕陽的豔紅暈染了整片天空,就連街道也被染紅,人們在街道穿梭有些準備回家,有些準備下工來去小酌一下,另外舞妓、藝妓們也出沒在街道上,這時辰是茶館正要營業的時間。

森田與三宅兩人走在黃昏的街上,優雅的踩著步伐,身後的垂帶也隨著腳步的晃動搖擺著,舞妓華麗的裝扮不免會被行人多看兩眼,更不要說是森田和三宅,他們的名氣可不是一般的大,擦身而過的行人們不免目不轉睛的盯著他們看,甩開所有的目光,兩個人來到茶館。

''你們終於來了。''看到他們倆,領櫃開心的說道。''森田,井之原先生已經到了。''

''咋。''明顯表現出不悅的森田轉身就走,沒有給領櫃多餘的回應。

''抱歉~我家的go醬就是這樣的人~''三宅為森田的行為向領檯道歉。

''沒關係~''領檯不但沒生氣,還笑著回道。''我也不是第一天認識他。''

寒暄幾句後,三宅也轉身要進到茶館裡,這時領檯有突然叫住三宅說道。''三宅!井之原先生今天是跟坂本先生一起來的。''

聽到領檯的話三宅眨了兩下眼睛,像是有點吃驚的樣子,但沒有太多的表現,領檯表示對方也有指名三宅,三宅也只是輕聲道聲知道了,就離開了。

 

"最近井之原先生很常來呢~"在休息室內等待的舞妓們聊著天。

"還不是因為那個人。"另一名舞妓用不怎麼和善的表情撇了一眼森田。

"看來是真的喜歡上森田了吧。"回的話語氣中帶著有點嘲諷的口氣,這樣對森田的嘲諷,自從井之原開口邀請森田當模特兒之後就不曾間斷,這些酸言酸語森田覺得無所謂,但三宅可沒辦法眼睜睜看著好友被羞辱。

 

"喂!我說你們。"三宅對著前面的舞妓喊道。"客人喜歡舞妓有什麼不對?有本事去讓井之原先生喜歡妳們啊。"三宅大聲的喝斥,三宅非常看不慣他們這樣的行為,不敢正面對決只敢在背後說他人壞話。

 

被三宅斥責後,兩名舞妓覺得不是滋味的繼續說道。"你們兩個那麼有人氣,想必是有著高超的技巧吧,這次又要怎麼誘惑坂本先生?"

 

"你..."正當三宅要開口回罵時,和式的拉門就被拉開。

男性店員打斷了他們的對話:"井之原先生的餐席要開始了,請各位準備過去吧。"

 

----------

 

“打擾了”三宅拉開和式的拉門,從門邊站起身後往房內移動,踩著優雅的碎步,晃動著身後的和服,森田就走在三宅身後,兩人進到房內後森田與三宅按照禮儀,拿起清酒壺為客人倒酒並自我介紹,這一連串的動作沒有任何遲疑,只是普通的服務,就連問候及寒暄都是如此的制式化,森田平時就是這樣,但三宅平常可不是這樣,井之原看出今天三宅的異常,但他也馬上猜出八九不離十是因為坂本。

 

坂本是井之原家裡商行的同事,雖然是朋友但也沒多聊過私事,井之原只知道坂本是離開家鄉來京城裡打拼的。

正當井之原在想著坂本的事時,突然有人出聲打斷了他的思緒:”心不在焉的在想什麼啊?” 坐在他對面,手拿酒壺的森田問道。

回過神來的井之原看著坐在對面的森田,揚起笑容,笑到眼睛瞇成一條線:”在想今天的go也好可愛啊。”

“說什麼啊!早知道就不問了!”森田紅著耳根,有點慌張地說道,他真想一拳打死剛剛為那傻子擔心的自己。

“哈哈,森田的確很可愛。”做在一旁看著的坂本開口說道。

“今天森田難得關心我,不知道是不是開始走運了。”井之原笑得燦爛,像是小孩拿到糖一樣開心。

“想太多了。”收起溫和的態度,森田面無表期的回道。

“鬧脾氣的樣子也很可愛,對不對坂本?”就像在炫耀一樣,井之原笑嘻嘻地問到坂本。

“誰鬧脾氣啊!”森田用力將酒壺放到餐桌上表示自己在生氣。

“說到可愛..."坂本邊說邊拿起酒杯,對著三宅敬酒說道”三宅也是一等一的可愛呢。”

“多謝誇獎。”三宅沒有多餘的回應,只是拿起酒壺為坂本倒酒。

 

“這樣恭順有禮的三宅,很少看到呢。”井之原的話打斷了三宅手中的動作,三宅慢慢的放下酒壺後,嘴角揚起專業的笑臉:“井之原先生可能記錯了,我一直都是這樣的人。”

這時森田也停下手邊的動作,看著三宅。

“三宅今天怎麼了嗎?是不是遇到什麼不高興的事?”井之原有些擔心的問道。

 

“是我做了讓你不開心的事嗎?”坐在三宅對面的坂本直直地看著他,那眼神讓三宅覺得非常不自在,三宅沒有回應,只是轉頭不說話。

 

“為何?是因為那天的事嗎?”坂本突如其來的話,讓森田與井之原摸不著頭緒。

三宅沒有回應坂本後面的疑問,只是用他那制式化的笑容說著:“客人沒有做什麼讓我不高興,服務本應當如此。”

三宅與坂本兩人四目交接,坂本的眼神透露出激動以及疑惑,反觀三宅只是繼續用他那專業沒有溫度的笑容看著坂本。

“能再次見到你我很開心。”坂本說得很小聲很溫和:”你呢?”

 

三宅制式化的笑突然黯淡下來,取而代之的是冷漠哀傷的深情,就在下一個瞬間三宅直接起身離開房間,森田看到後也不知道自己該不該起身,如果兩位舞妓都離席這樣太失禮了,但他有很擔心三宅,這時井之原起身:"身為主人我太失禮了,才惹了三宅生氣的,我去看看他的狀況。”說完井之原也離席。

 

和式的房間內只剩下森田與坂本,尷尬的氛圍在空間中蔓延,兩人也好一段時間都沒有說話。

這時森田先開口說話:”今天的三宅有些失禮了,十分對不起。”森田對著坂本的方向優雅地低頭道歉:”但是,我認為是客人失禮在先。”森田怒視的看著坂本。

 

聽到這番話的坂本先是愣了幾秒,隨後大聲笑出聲:”哈哈哈,你這孩子真是太有趣了,難怪少爺那麼喜歡你。”

森田沒有回話,只是看著坂本。

“也是,在繼承家業前和你這樣的孩子玩一玩才能為青春留下點什麼。”坂本一邊笑的說話一邊拿起酒杯一口乾下。

森田還是沒有回話,只是眉毛微微的抽動,坂本像是看到森田的細微表情,挑了一下眉繼續說道。

“小舞妓不會有打算要和井之原家的少爺走一輩子吧?”坂本話中帶刺的問。

“沒有。”森田不帶遲疑的回應。

“少爺再過一陣子也要開始相親了,畢竟未來井之原家是需要傳宗接代的。”

“你到底想說什麼?"森田不耐煩地問道,他討厭講話這樣拐彎抹角的。

 

”希望你時機到了,可以和少爺分得乾乾淨淨。”邊說邊從和服的袖內拿出一個信封袋滑到森田面前。

“我不需要錢,不用你提醒這種事我也會做到,”森田拿起信封用力地丟回坂本的位子。

 

坂本拿起被丟回來的信封說道:“你真的很有趣。”說完看著森田:”只可惜是舞妓。”

這時井之原拉開和式的門,笑嘻嘻地走進門:”你們剛剛在聊什麼嗎?”邊問邊走回自己的位子坐下,隨後三宅也進來房間內。

“我在誇獎,森田真是一個爽快、討喜的孩子。”

评论(1)
热度(5)
© 桐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