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為V💛,第二為K💙,第三為8❤️,第四T/TT💜
這樣有人看得懂嗎www看不懂可以直接私訊我,讓我們藉此來聊聊天✪ω✪(淦

低產能/渣文筆

丿go-與你的約定 (5)

看著上一篇的時間...好慚愧阿。

因為文筆很差,每打一篇都要花很多時間,深深的覺得自己的詞彙量超少,我要回去跟國文老師道歉(´・ω・`) 


久遠以前的第一篇

同樣久遠的第二篇

依然久遠的第三篇

稍微不久遠的第四篇

_____________________

工作結束後的森田疲勞的回到休息室內,今天的宴席一直到深夜才結束,離開的時間被拖延到,使得休息室內只剩他一人,森田一邊收拾自己的東西一邊看像三宅的位子,看見他隨身布包不見了,看來他先回置屋了,今天要自己一個人回去了,森田心想。

收拾完準備自己回去,經過領櫃時被關心的問道:”森田?你今天自己一個人回去嗎?”

“是阿,三宅已經先回去了。”森田邊講邊穿上木屐。

聽到森田要自己一人走夜路,領櫃擔心的詢問要不要找人陪他:”還是等等我找其他小舞伎跟你一起回去?晚上自己一個人很危險的。”

 

森田沒在意領櫃的話自顧自地穿好木屐走到門口:”放心啦,我都多大了?可以自己回去的。”說完轉身就走。

 

走在月光下的森田抬頭望向那輪明月,圓月像一盞明燈,懸掛在高空中照亮的夜晚的街道,茶館街道的夜晚並沒有特別的熱鬧,除了從遠處傳來絲竹樂聲及人們交談聲,街道除了森田踩在木屐上的聲響沒有其他聲音,人煙稀少的感覺讓森田有些害怕。

穿越街道來到河畔的木橋旁,森田發現樹下坐著一位身材修長的男人,他低著頭專心地拿著碳筆在紙上作畫,月光柔和的光亮為男人的側臉描繪出精緻的線條,微風輕輕吹過,搖曳碰撞的樹葉發出沙然的聲響,風吹過男人的髮絲,己使頭髮擋到視線同樣不為所動的專心繪畫。

“go?”井之原的聲音拉回了森田的思緒,回過神來的森田發現自己方才既然看他看到出神,他搖搖頭告訴自己不要想太多。

“go這麼晚了怎麼還沒回去?”井之原關心的詢問著。

“你才是,怎麼在這了?”森田反問對方,臉頰帶著的紅暈並沒有被井之原發現。

 

被反問的井之原沒有馬上回話,只是凝視著森田嘴張開開的傻傻地笑著,森田看著他沒反應有點生氣地說到:”你在看什麼啊?”

“啊!抱歉”井之原都出不好意思的臉,用手抓抓頭的回應:”go站在月光下的樣子太美了,不小心看出神了。”

一句話讓森田心跳漏了一拍,可以這樣說不知羞恥的話就只有這樣傢伙了,森田皺著眉心裡埋怨著眼前這個對自己傻笑的笨蛋。

“要不,我陪你回去吧?”講完井之原起身,收拾作畫工具便往森田的方向走去。

“等…!我自己可以回去的。”

“我怕你遇到危險。”井之原三步併兩步的就從河岸旁跳到森田身邊。

跟你待在一起就很危險,森田在內心吐槽著,但有人陪的確比較不害怕,兩人便並肩一同走在夜光照耀下的道路上,小小得悸動也在森田心裡鼓噪著。

------

 

夏日的午後十分悶熱,井之原坐在和式房間內望著窗外,因為建築的構造因此室內還算涼爽,微風從庭院吹過帶著花草的清香吹進室內,這樣舒適的氛圍會使人變得慵懶,再加上剛剛才用過午餐,井之原才剛開始就已經犯睏的打哈欠。

“井之原快彥!你有在聽人說話嗎?”坐在井之原身旁的男子大喊,同時還用力打了他的後腦勺。

“吃飽飯就是會讓人想睡嘛~”他扶著後腦勺用委屈的口氣辯解著。

面對這著無禮的行為坐在他對面的女子卻依然對著井之原輕輕笑著,從女子的笑容看得出她對井之原十分有好感。

 

“真的很抱歉。我家兒子十分不成材。”井之原身旁的男子低下頭道歉,同時不忘了壓下井之原的頭一同賠禮。

“不不,是我只專注著講自己的事,沒注意到話題的沈悶。”女子有禮貌的回應著。

這位有禮儀的女子是井之原的相親對象,是有錢人家的千金,舉止優雅的大家閨秀,但井之原卻興致缺缺,一整個下午都心不在焉只想著要回去做畫。

被壓著頭的井之原著實覺得委屈,心想著”臭老爸,也不想想我已經連續相親三天了,當然會累阿。”

“你家的孩子真的很有禮儀,不像我家的這位,”

“男孩子家有活力一點才好啊。”

兩位大人聊得很開心,相親的主角們卻都持續沉默著,正確來說是井之原連正眼都不看對方一眼,只想著希望相親快點結束因此不願意開口說話。

 

“好了,大人待在這孩子也不好聊天,我們出去吧。”兩位大人貼心的為年輕人製造獨處時間,便離開了房間。

 

--------------------

安靜的和式房內被蟬鳴聲填滿,院子水流的聲音也同樣可以清楚地聽到,風吹過樹木後發出了沙沙作響的聲音,吹來陣陣清涼的風也改變不了兩人沉默的氛圍,只留下風鈴清脆的聲響。

“看來井之原先生對我沒興趣呢。”女子嘆氣說著。

聽到這句話的井之原還是沒有與女子有視線交集,只是禮貌性的回應著:”抱歉,你是位很棒的女孩。”

女孩看著不願與自己有交集的井之原心裡很不是滋味,但也沒辦法的嘆氣說道”虧我精心打扮了一番,這樣還是比不上井之原先生的心上人,想必是位美人吧?”

井之原沒有馬上回話,停頓了幾秒後才輕笑地說著:”哈哈,雖然漂亮但脾氣卻很倔強,一點都不可愛。”

女子看著井之原想起心上人的寵溺笑容,知道他對自己沒有任何興趣,便也輕笑一聲,雖然不甘心但如果喜歡的人能幸福也是件好事。

“井之原先生,很喜歡她對吧?”女子問到

井之原沒有回答,只是笑了笑點點頭。

“我也很喜歡井之原先生喔,從小時候第一次見到你就一見鍾情了。”面對女子突如其來的告白,井之原愣住了。

接受到有點衝擊的告白後,井之原仔細的看了看對方,想從記憶裡去尋找這位女孩的相遇,就在這時他發現對方身上胭脂紅的和服,袖口及領口的部分繡上了一朵朵的白山茶花的圖樣,優雅的剪綵穿在女子身上更加顯得衣服的高貴。

“妳的和服….”井之原皺著眉頭說著。

“您注意到了嗎?

井之原沒又回話只是持續看著女子,瞬間的思緒填滿井之原的腦袋,眉頭深鎖的嚴肅神情讓房間的氣氛凝結。

 

“我真得很喜歡您,不希望您受到傷害。”女子表情嚴肅地看著井之原,自顧自地繼續說著:”如果井之原先生真的愛對方的話,就放棄這段戀情吧。”

“妳說什麼?”井之原露出疑惑的神情看向女子,表情中透漏了那麼一絲的憤怒。

女子深深吸了一口氣,端正坐姿說到:”為了那孩子好…”

 

“放手吧….”

--------------------

走進房內看到井之原獨自坐在桌前,不發一語無神的望著茶杯。

“那女孩走了?”坂本一手端著涼茶,一手闔上拉門。

井之原沈悶許久都不開口,坂本看著井之原的神態大概猜出一二,從一開始坂本就知道剛才的女孩不尋常之處,井之原的父親與今天相親的家族是熟識,為了能達成婚事他父親會不擇手段。

 

“父親....”沈悶許久的井之原終於開口說話,坂本在井之原面前放下那杯涼茶,並坐到他對面。

“他什麼時候知道的?”

坂本喝一口手上的涼茶:”他一直都知道,只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而已。”

“我想也是。”井之原輕笑一聲,感覺像是在自嘲似的,井之原對於自己父親是個怎樣的人非常清楚,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卻對著其他人裝出一副好人樣,他不是不能理解,畢竟身為商人為了交易難免需要一點手段,大人社會的黑暗面他從小就看得很清楚,井之原知道他父親做得下手,只要為了讓他繼承家業,用一些骯髒的手段又何妨。

“你父親覺得,你不結婚是那孩子的錯....為了他你必須放手。”

“為了他的幸福?安全?性命?”井之原越講聲音越沙啞低沉,雙手緊抓著和服的下襬,手不停顫抖著,指尖因為用力過度而泛白沒有血色,眼神充滿怒火的看著坂本繼續說道:”還是為了家業?面子?。”

坂本看著井之原知道他滿腔努火卻沒有地方發洩,他嘆了口氣的說道:”至少為了他的性命,你必須放手。”


评论
热度(5)

© 桐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