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為V💛,第二為K💙,第三為8❤️,第四T/TT💜
這樣有人看得懂嗎www看不懂可以直接私訊我,讓我們藉此來聊聊天✪ω✪(淦

低產能/渣文筆

KK-買畫不?(1)

挖一個新坑,祝大家新年快樂~

—————————
1.
在純白的室內空間裡,畫作整齊的排開在牆面上展示,旁邊貼著張紙條訴說著作品名和創作理念,光一找到簡介裡的那幅畫,簡介是他在入口處時工作人員給他的。
轉身環顧參觀畫展的人,稱不上擠滿人但也不少人來參觀,看得出大多也是藝術學院的學生,畢竟這畫展是畢業展覽,是他們學院盛大的活動。

光一看著每個人穿著都十分有個性且文學的樣子,在轉頭看向窗戶倒映的自己,西裝外套裡頭隨便套了件黑色T恤,早知道就該好好打扮一下了他在心中懊悔著。
「你覺得如何?」
從後方傳來一個有些軟綿的聲音。
是光一在人群中尋找的人,聽到他的聲音的瞬間光一不經手一用力,那本小小的簡介便被他捏皺了。
光一將被捏皺的簡介藏到身後,回頭看向他,眼前的他頭髮比之前還要長一些,看起來有些消瘦,他輕聲說到「好久不見」,同時輕輕微笑。
「剛...好久不見...」
嘴角微微的勾起一抹好看的線條,他的笑容始終讓光一著迷。
光一手掌開始滲汗,他握著簡介的那隻手也越來越用力,簡介都快被他捏爛了。
「我沒想到你會來。」
「嗯,我是來看這幅畫的。」
聽到光一的回答堂本剛稍稍挑起眉頭,表情變得有些不悅,但光一卻沉靜在自己的緊張並沒發現。
「你把頭髮留長很好看。」
「謝謝。」
剛低下頭拉了拉髮尾,齊胸的長度尾端燙捲,他留了很長一段時間才到這個長度的。
「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不久前,原本想要跟你聯絡的,但一直很忙。」
光一邊說一邊抓頭,想掩飾不自在的感覺。其實不是很忙,是不知道如何開口,明明兩人沒有特殊關係,卻突然開口約出來見面,會不會哪裡怪怪的,光一為這點糾結很久。
「那個...」
光一欲言又止的張著嘴,想開口約對方卻又講不出口,用力嚥下那句話。
「這幅畫很棒呢。」
轉移話題的技巧實在有夠差,光一在心中咒罵自己的沒用,他看著作畫者名為剛紫的畫作,剛紫是堂本剛的化名,他總會在畫作旁用毛筆字書寫下自己的名字。
光一深深吸一口氣,再次開口說到:「待會...有時間...」
在光一話語停歇時,他聽到後方有人在說:
「啊!堂本學長。」
光一與剛齊頭轉身,一名男子穿越人群走向他們,看來是剛的學弟,因為光一並不認識他,同樣的姓氏就會有這樣的狀況呢。
「堂本學長,有人想詢問畫的價格。」
「現在嗎?」
「學長在忙的話,我請他們等一下。」
「不用了,我這就過去過去。」
光一心想要錯失邀約的時機了,得快點才行。
「光一,你剛才要說什麼?」
剛轉過身看相光一,圓潤的眼睛注視的光一,讓他胸口一緊又講不出口了。
「待會...有時間...我想跟你買畫!」
「嗯?」
「欸?」
「買畫?」
發現自己講了奇怪的話,光一耳根漲紅,剛則是皺著眉,嘟著嘴用若有似無的音量說著:「你來只是要買畫嗎?」
光一吸一口氣告訴自己冷靜點,總之先把剛剛犯的蠢糾正過來。
「不賣!」
「欸?」光一有點愣住的盯著眼前的剛。
「我最討厭你了。」
講完堂本剛便轉身就走,學弟也不明所以的跟在後面,只留下光一在原地,欲哭無淚的看著他的背影。
久違的重逢,被自己的嘴笨搞砸了。

2.
冬天的咖啡廳會讓獨自來用餐的人更顯得寂寞,看著情侶們一起吃午餐就讓光一覺得扎眼。
光一在校園內的咖啡庭吃午餐,他從大一就時常來這家咖啡廳,因為好友長瀨在這邊打工,長瀨幫光一點餐時不會問一堆他聽不懂的問題,不會推薦奇怪的東西,最後會幫他點一杯咖啡,這些讓光一變成忠實顧客。
「你這個臭小子。」
「好久不見。」
長瀨一屁股坐到光一對面的位子上,他端著兩杯咖啡,一杯給光一,另一杯自己喝。
「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昨天」
「回來都不說一聲的。」長瀨一邊抱怨一邊喝著咖啡說道。
也難怪長瀨會不開心了,好友出國留學不跟他說,回國也沒跟他說,長瀨都開始懷疑他們到底是不是朋友了。
光一用傻笑蒙混過去,拿起咖啡喝一口,久違的味道讓他很懷念。
這時長瀨眼角的餘光看到光一大開的包包裡,放著熟悉的簡介。長瀨睜大眼「咦」了一聲,露出了有些驚訝的表情。
「光一,你去見剛了?」
「嗯,昨天去他的畢業展」
當光一正準備說:「順道去看看而已。」時,長瀨打斷他,大聲的說道:「你這傢伙該不會是為了他才回來的吧?」
光一差點把咖啡噴出來,他沒想到長瀨會那麼大聲的喊出來。
「小聲點,大家都在看我們。」
長瀨皺著眉頭看著光一,眼睛直勾勾的瞪著他,彷彿是在說:給我充實招來!
光一在心中談一口氣,便把昨天的事跟長瀨說,長瀨則是一邊點頭一邊沈默不語的聽著,講完後光一低著頭看著包包的簡介,不敢正視長瀨的眼睛。
「堂本光一!」
長瀨用丹田的音量喊著光一的名字,突如其來的宏亮聲音把他嚇的抬起頭來。
「你喜歡他對吧?」
突然的問題讓光一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只是輕輕的點點頭。
「你既然都鼓起勇氣回國了,就給我男子氣概點放手一博!」
「但是他都說討厭我了。」
一想到堂本剛昨天最後一句話「我最討厭你了。」,光一就覺得傷心,他就不敢在去見對方。
「天啊!你真的是堂本光一嗎?拿出你以前的強勢來!」
「我該怎麼做?」
「去找他!告白!」
長瀨直接給了直球當作建議,但堂本光一可做不到,做得到的話昨天在畫展也不會弄成這種地步了。
長瀨喝完最後一口咖啡便起身,他的休息時間結束了,離開前長瀨說了一句話:失敗了就再一次逃去國外也沒差。
光一哭笑不得的看著長瀨,心想著他也許說的沒錯,這時腦中突然回想起他昨天在畫展聽到的對話。
「下次去堂本剛的畫畫教室看看。」

光一迅速的抽出畫展的簡介,找到了堂本剛的個人部落格,果然上面有畫畫教室的報名連結。
假日來畫畫感覺很惬意,但不能自己一個人去,得帶個人才行。

高中校園內—
瀧澤秀明放在外套上的手機「嗡」地震動了一下,簡訊的通知使得螢幕發光。
「 Tackey,你的手機有訊息。」
坐在旁邊的友人看到後,便呼喚遠方正在打球的瀧澤,聽到朋友的提醒瀧澤也小跑步到放著手機的椅凳區。
滑開手機螢幕,上面顯示的訊息傳送人讓他難以置信的「嗯?」了一聲。
「誰啊?」
「我舅舅。」
「欸?你跟他很好喔?」
「不,普普通通。」

 Form:光一桑
  主旨:(無)
  內容:Tackey,把假日空出來,我帶你出去玩。

3.
科系可以反映一個人的個性,學生在選擇科系時一定會把自己擅長的領域、個性、喜好納入考量。堂本光一也是這樣選擇的,家庭是知名企業的他,從小就被灌輸要當資優生,在這樣的背景下,儘管他的喜好不是商學院,他還是毫不懷疑地選擇了企業管理系,並且在大學二年級就完成畢業門檻。
大學二年級期末前夕,他想提早到家業旗下的公司實習,他覺得大學生活不過就只是學習專業知識,光一想早點進入自己的企業上班。
於是,他向校方提出自己的想法,並且表示想提早畢業。

「NO。」
校長堅定的拒絕了光一的提議,被拒絕的光一睜大眼睛看著他,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
「YOU根本沒有享受大學生活,這樣讀大學沒有意義。」
「我已經完成學分門檻了,課外活動的成績也一並附上了,這樣還不夠?」
「不夠。」
校長拒絕的理由讓他難以接受,光一低頭看著自己手中的成績單,百思不解地皺著眉頭。
校長看著這樣的光一便嘆氣的說道:「YOU,大學最讓你開心的事是什麼?」
光一疑惑地抬頭看向校長,最開心的事?期末成績滿分?報告得到教授誇獎?學習到有用的知識?拿到證照資格?遊戲破關?
「YOU,去享受大學的校園生活。」

對於校長的話感到困惑的光一皺著眉,不悅的感受全寫在臉上,他死盯的手上的咖啡,完全沒有發現長瀨從後方靠近。
「光一~」
光聽聲音就知道是長瀨,所以光一完全沒打算理他,只是繼續思考著。
「光一,要不要去看美術系的展覽。」
「不要。」
光一以不急不緩地語速回應道,長瀨「欸」的喊著。「現在很忙」光一補槍說到。長瀨說著「你太宅了,多去享受一下校園生活」,自顧自地在光一對面的位子坐下,一手握著手機,背後的吉他還撞到了桌子,發出沉悶的聲音。
光一放下手裡的咖啡不悅地看著長瀨,像是在鬧脾氣般地說道「對啦,反正我就是沒有大學生活的人」
「幹嘛?畢業的事被校長爺爺拒絕了?」
「他要我去享受大學生活。」
「那就去享受啊~」
長瀨的手機「嗡」底震動了一下,打斷了他的話,由於觸控手機的螢幕都做得很大,即使不刻意去看,也同樣能清楚的看見在螢幕上的文字。
 Form:堂本剛

長瀨一邊低頭打著手機訊息,一邊繼續回應光一。
「那就去享受啊,看是要參加社團,還是交個女朋友之類的。去做不就好了?」
光一對這些都沒興趣,但的確除了這些外他也想不到什麼了。
既然要做,追求完美的堂本光一就一定會做到最好,然後再向校長提一次畢業的事,想必這樣他也沒有理由可以拒絕了。
「我可以帶領你去享受的,不管是玩樂團還是聯誼都沒問題。」
長瀨的確是個十分享受大學生活的傢伙,又是打工又是樂團又是聯誼,光一都很懷疑他是不是只顧著玩,都快被延畢了還不知道。
「我考慮一下。」

光一話說到一半,長瀨的手機便震動起來。嗡──嗡──。是有人打電話來。「你到了?啊,我在咖啡廳裡面一點的地方,恩,他在旁邊。」光一的目光看到長瀨後方走來一個人,帶著貝雷帽穿著寬鬆的西裝外套,還帶著最近流行的圓框眼鏡,再加上燙捲的頭髮,全身散發出藝術氣息的個性穿搭,一看就知道跟自己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但不知為何視線沒辦法從他身上移開,光一身平第一次想用“美ˮ來評價一個男性。
「我的臉上有什麼嗎?」
光一的強烈的視線對方感受到了,一邊笑著詢問他,一邊走到他們身旁。山丘似的小嘴劃過好看的線條,讓他遲了幾刻才反應過來,並拿起手上的咖啡大口地喝下,想藉由咖啡讓自己回過神。
「光一,我跟你介紹一下,他叫堂本剛是美術系的。」
長瀨簡單的介紹完後,便舉手向服務生要了一杯飲料。
「你好,之後麻煩你了。」
對堂本剛說的話感到困惑的光一,轉頭看像長瀨。
堂本剛看到光一的反應後,有點意外地看著長瀨說「你還沒跟他說嗎?」,後著則是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剛剛原本打算說的。」
「什麼?」
兩個人的對話光一完全聽不懂。
「是這樣的。」長瀨露出燦爛的微笑說道:「你可以當剛的模特兒嗎?」
「模特兒?我?」
光一發出驚嘆。
「我之前在裸體素描課當模特兒,但是因為樂團最近越來越忙了,所以想請你待替我。」
長瀨一一解釋原委,坐在一旁的堂本剛依然保持微笑的看著他。
「咦,裸體模特兒是要脫光的那種?」
依然在整理思緒的光一這麼問。
「嗯,放心,我們會支付酬勞的。」
光一看向講話的剛,剛的圓滾滾的眼睛的看著他,像是在請求光一答應一樣。
「我家光一就拜託你了。」
等等,我是被最好的朋友給賣掉了嗎?光一用力的瞪向長瀨。
「我還沒答應诶。」
「你不答應嗎?」
堂本剛垂下眼眸,稍稍嘟起嘴,光一彷彿看到他頭上還有動物耳朵垂下來了。
「不...我沒有不答應...」
「哪就是接受了喔!」

光一開始覺得未來的大學生活會過得很累人,以及想起長瀨剛才的提議,交個女朋友之類的。

评论(7)
热度(54)

© 桐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