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為V💛,第二為K💙,第三為8❤️,第四T/TT💜
這樣有人看得懂嗎www看不懂可以直接私訊我,讓我們藉此來聊聊天✪ω✪(淦

低產能/渣文筆

KK-買畫不?(2)

去買專輯的時候,店員說要拿特典海報給我。

找了一小段時間後,轉過身問我:這個是近畿小子嗎?

我:(????)

店員:這個團體。

我:是kinki........對!!是近畿小子!!(忘記自家偶像的中文名字的傢伙)


我之前還看到V6的中文是,勝利六人組。

害我笑很久。


好啦!不說了!這篇開始會加入TT,希望大家會喜歡。

上篇請往這邊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4.

我什麼在這裡?



瀧澤手拿全套畫具,站在國小的停車場旁,看著自己的舅舅正在找車位。在車上的時候從光一手上接過畫具的時候就覺得十分不對勁,不對,他會找我出來就已經是十分不對勁的事了,瀧澤在心裡後悔著自己居然答應跟光一出來這件事。

「光一假日找你出去?」

那天,我收到光一的簡訊後,回家便跟媽媽提起這件事。

我為了向家人證明沒有說謊,還拿出手機當作證據。我的媽媽也就是光一哥的姐姐,她驚訝地看著我的手機,媽媽說到光一哥平時都宅在家,約自己的外甥出去玩這種事,真的難以想像。

「天啊,那小子難得會主動約家人出去,你就陪陪他吧。」

媽媽一面告訴我他小時候是多麼的孤僻,一面叫我答應光一哥的邀約。

「但是,我跟他又不熟,出去也不知道要聊什麼。」

「我是他姐,他也不太願意跟我聊天阿。」

瀧澤想了想新年時看到的光一哥,的確一直默默坐在旁邊,不太跟親戚講話。

「你就陪陪他吧,他總不會把你賣掉吧。」

「也是。」

之後我便發訊息答應了這次出遊。然而,當時萬萬沒想到,自己真的就是被光一給賣掉了。


在國小教室外面的報名處,站著一個與瀧澤年齡相仿的高中生。光一毫不猶豫地走向報名處,拿起紙筆準備填寫。

「抱歉,這個繪畫教室是給小朋友準備的。」

高中生慢慢地抬起頭,小心翼翼地對著光一說道。

「喔,是這傢伙要報名,我是家長。」

光一指著站在身後的瀧澤,後者則是一臉懵逼得看著光一。

報名處的高中生伸長脖子向光一後方的他看去,接著露出有些驚訝的表情。

「瀧澤?你是瀧澤秀明嗎?」

「你是….今井翼?」

瀧澤簡直想找個洞鑽進去,他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同班同學。

「請在這裡簽名。」

今井翼抿嘴偷笑的對著瀧澤說到。

進到教室後,小學生用的桌子六個併在一起,總共有四大張的桌子,光一毫不猶豫地走到最前面的桌子坐下來。瀧澤就沒有光一那麼落落大方,他感受到家長及小孩炙熱的目光,不停地看著他們,瀧澤低著頭走到光一旁邊的椅子坐下來。


「哥哥,你也要一起畫畫嗎?」

面對小孩天真無邪的疑問,瀧澤卻回答不出來,他尷尬地笑了笑,轉頭問光一。

「那個….光一哥…這是要?」

「畫畫阿,看不出來嗎?」

這時堂本剛從教室前門走進來,看到坐在第一排的光一,不禁睜大眼睛,愣在原地。

老師好­­­­­­──。小朋友們乖巧地向堂本剛打招呼,瀧澤和光一也站起身來。

「今天來了新同學?」堂本剛看向兩位格格不入的人,皺著眉問到。

「叔叔~要向老師自我介紹。」

小朋友提醒著光一和瀧澤這兩位新學生,光一聽到後迅速地站起身來,開始自我介紹。

「我叫堂本光一,今年21歲,請多指教。」

光一講完便用下巴朝瀧澤指了指,意思是要瀧澤接著自我介紹。

「阿,我叫瀧澤秀明,現在高中一年級,請多指教。」瀧澤頭一撇看到站在就是後面的今井翼在憋笑時,簡直想原地自爆。


「阿,好,大家鼓掌歡迎新同學。」堂本剛邊說邊走向講台的位子,露出了淺淺的微笑。

課程的內容是水彩畫,在老師訂出主題後大家開始畫畫,當要拿出畫具時,光一拿出的全套畫品用具得到了小朋友的驚呼,瀧澤則是想找洞鑽。

堂本剛蹲在小朋友旁邊一一指導他們畫畫,稍微想起一件事,那就是他記得沒錯的話,光一的畫技應該是毀天滅地的畫伯才對。


這時,耳邊傳來小朋友的吵鬧聲「好醜阿───」。

小朋友們圍在光一身邊,吵吵鬧鬧的笑著說:「叔叔在畫什麼啊?好醜喔,哈哈哈」

瀧澤伸長脖子看到光一的畫,那媲美幼稚園畫技的圖,有一股魔性的感覺,感覺看久了腹筋會抽筋。

「這叫藝術,懂不懂?」

「藝術好醜喔,我畫的好看多了。」天真的小孩講出的話最傷人了,但光一卻不甘示弱地回嘴道:「你拿來比比看阿,一定是我的比較好看。」

瀧澤看著光一沒大人樣的跟著小孩吵吵鬧鬧,便離開了位子,走到教室的後方想清靜一下。

「怎麼了?不開心嗎?」

翼走到瀧澤身旁笑著問到,瀧澤則是苦笑地搖搖頭沒說什麼。從教室後方,能清楚的看到所有人,這時的瀧澤才發現,光一時不時地會往老師了方向看去,偶而還會露出一抹微笑。

「你是被他騙來的嗎?」

翼開口詢問瀧澤,雖然兩人在班上並不熟識,但翼也知道瀧澤的個性如何,他是不會來國小繪畫教室的人。

「是阿,早知道就不來了。」

「诶~」這時翼發出了感嘆聲「如果你沒來,就不能在校外看到你了。」

瀧澤聽到他的話後,有些驚訝地轉頭看向他,翼則是用他澄澈透明的眼眸眨呀眨的看著他,一瞬間瀧澤感覺心跳漏了一拍。

「說起來你怎麼會在這裡?」瀧澤轉移話題的說道。

冷靜!瀧澤想著,除了學校的事情外,瀧澤從沒跟今井翼聊過天。

「我是老師的表弟,假日的時候都會來這邊幫忙。」

「原來是表弟,難怪姓氏不一樣。」

「你呢?」翼轉向瀧澤的視線內,大大的眼睛讓瀧澤覺得有些害羞。

「我是光一的外甥。」瀧澤一面說,一面不自在的移開視線。

教室的小朋友們作品都差不多完成了,他們笑著那給老師確認,看的出來跟老師的感情十分要好。

瀧澤想著自己是不是該會到位子上把畫完成,好可以離開這個讓自己時不時就心臟漏拍的人。

「我先回去把圖畫完,掰掰。」

瀧澤正踏出第一步,身旁的翼便出聲叫他等等「我們來交換手機號碼吧。」



5.

堂本剛從光一手中接過畫紙,粗簡的線條和樸素配色的畫,堂本剛不經偏了偏頭,轉一轉畫紙,想搞清楚他在畫什麼。

「光一畫伯桑,你這是在畫?」

「貓咪。」

堂本剛聽到光一的回答後,努力的憋住笑將手上的畫紙還給光一。

「老師也覺得畫得很醜對吧?」

小朋友們站在堂本剛旁邊嘻笑的吵鬧著。

「這的確是幅很特別的畫。」剛笑嘻嘻地對著小朋友們說道。

「特別醜~」


光一看著堂本剛跟小孩可愛的互動,他那側臉溫柔的笑容,讓光一的內心的世界感受到一陣暖意,他從以前就很喜歡剛的笑容。

「大家快回去座位上收拾東西,快到下課時間了。」堂本剛溫柔地提醒著小朋友們,然後抬頭看向光一愣了愣,最後露出大大的笑容:「我還在想你要板著臉到什麼時候呢。」

「咦?什麼?」

「你回來後我都還沒看到你笑呢。」

被剛這麼一說,光一才想到回國後就心事重重的他,真的都沒有什麼笑容。

「….噢,抱歉…。」

「幹嘛道歉啊?」

「剛…」光一輕輕地叫著他的名字,想伸手拉過他,緊緊的抱住,但卻怕再一次被他推開而沒有動手,只是輕輕的呢喃著「我很想你….」

即使很小聲,但堂本剛聽得很清楚。突然聽到這樣的話,讓他頓時說不出半句話。

「…..太狡猾了。」

「在國外的這一年,我都很想你」光一緊握拳頭,像是透過這樣就可以有勇氣繼續說一樣「想你的笑容、你的聲音和你,你願意再給我一次機會嗎?」

周圍的小朋友們吵吵鬧鬧地嘻笑的收拾畫具準備回家,沒有人注意到兩人的對話。

這時,一群小朋友跑到堂本剛身邊,向他說再見,堂本剛便跟著小朋友走在教室門口,頭也不回的離開光一。

「剛…」

「回家吧,已經下課了。」

即使不看光一的臉,堂本剛也知道他現在是什麼表情,應該是有點失落、有點難過的表情。

光一說著「我還會去找你的。」,便回位子拿起畫具,叫瀧澤一起離開。走到教室門口時,堂本剛向瀧澤道別卻不願意正眼看光一,光一則是皺著眉快速地走出教室。這些都被瀧澤看在眼裡,他們倆人之間的事瀧澤並不了解,但他知道光一哥今天是為了這個老師才會來這裡的。



6.

光一從來不相信一見鍾情,所謂的愛情是由激情、親密和承諾構成。一見鍾情則是只有激情的成分,而非真正的愛情。這樣的感情失敗機率非常大,以投資風險來看,一見鍾情的投資報酬率風險太高,光一自認為自己絕不會做出低報酬率的事。但遇見他後,所有的藉口都無法合理化。


在大學二年級的期末,長瀨介紹了人體寫生的工作給光一,正確來說是硬塞給光一的差事。

雖然光一在不停的對著長瀨抱怨這件事,但其實光一在心中暗自期待著可以見到堂本剛。二年級暑假的最後一個禮拜,光一以詢問人體模特兒的事情找了長瀨和堂本剛出來。不過當天長瀨卻因為樂團有事而不能赴約,自然只剩下光一和剛兩人。

如果當時,長瀨有來的話,說不定一切就會不一樣。

光一和剛兩人約在車站附近的簡餐店,火車站就在學校附近。那是一家價格實惠,味道普通的店,所以哪裡聚集了許多大學生。光一其實不是很喜歡那種地方,因為是堂本剛提議的地點,光一才會答應,畢竟他約對方出來可不是去吃飯的,只是單純的想見堂本剛而已。


光一很早就到店裡了,在可以容納十桌的大空間裡,選擇了最角落的位子。

「光一?」

「啊,嗯...」堂本剛穿著白色的背心,外面套了件寬鬆的外套,感覺只要稍稍彎腰,就可以看見他那雪白肌膚的胸口。

「抱歉遲到了,剛才在畫室忙了一下。」

「沒關係,我也剛到。」

「太好了,你還沒點餐吧?」

「還沒」

不好意思,堂本剛微微舉起手呼喚著服務生,向他索取菜單。

在等待的期間,堂本剛將眼前的濕毛巾對著在對著。兩人隔著桌子面對面而坐。

上次見面是暑假以前的事,當時長瀨也在旁邊。現在光一才發現,剛低下頭時眼睫毛顯得特別長,只有今天才能這樣看清楚彼此的臉。

「請問要點些什麼?」

服務生響亮的聲音將光一的思緒拉回,不知何時堂本剛手上已經拿著點餐本,光一才發現自己剛才出神了。

「啊,我要杯黑咖啡!」

服務生輕快的在筆記本上紀錄下。

「請問還需要什麼嗎?」「我要份鬆餅和一杯溫牛奶。」「鬆餅要什麼口味的?」「奶油的。」「好的。」堂本剛與服務生,兩人節奏輕快的交談著,

「光一不點吃的嗎?」

剛詢問著光一,他才想起自己還沒吃早餐就出門了,便點了份 brunch套餐。

「你還沒吃早餐?」

「嗯,因為睡到很晚才起,你午餐吃鬆餅?」

嗯....堂本剛有些不好意思的偏偏頭。

「我也還沒吃早餐。」

「我們一樣呢。」

光一不經意的笑了出來,這讓坐在對面的堂本剛有些吃驚。

堂本剛之所以驚訝,是因為堂本光一是大學裡出了名的冰山王子,不苟言笑的嚴肅讓女孩子們都不敢接近。

「啊,一樣呢。」

沒想到冰雪融化後的景色是如此的好看,剛為了別開目而低下頭,看到自己的背包堂本剛才想起原本的目的是什麼,他從包包拿出了素描本。

堂本剛將自己的素描本遞給光一,向他表示這是之前長瀨擔任模特兒期間自己所畫的,光一可以參考他擺的姿勢,順道解釋上課的流程、一個動作要擺多久等等。


在堂本剛講解的過程,光一仔細的看著他的素描本,刻畫入微的線條將長瀨的身材一一繪出。

好厲害。光一說:我絕對畫不出來,你好厲害喔。

雖然不是第一次被稱讚,但每次大家只是因為不知道怎麼評論才會說好厲害。

「這要怎麼畫啊?我覺得辦不到。」

光一的眼睛閃閃發亮的翻閱著一張張的畫,他口中的「好厲害」,是百分之百的讚美。看著眼睛閃閃發亮的光一,剛不禁笑了出來,這樣的表情像小孩在水族館看到新奇的魚一樣。

人體素描對於剛來說是美術系的基礎,比自己畫的好的人有很多。對面這個商學院學生,儘管是對於美術完全沒有底子的人,但他一直這樣誇獎自己,不管是誰都一定會覺得很開心。

商學院的冰山王子其實很可愛,堂本剛在心中得出了這個結論。

「畫這個要學很久吧?」光一感嘆說著。「要不要我教你?」「欸?我很不會畫畫的。」

「畫畫是很自由的,不一定要擅長才能畫。」堂本剛看光一如此有興趣便興致勃勃的詢問著。

看著不回話的光一,剛又補上了一句:如果你有興趣的話,可以來畫室找我。光一眼睛發亮的看著剛一愣一楞地說著:「真的嗎?」

堂本剛往嘴裡塞了一大口的鬆餅後,用圓鼓鼓的倉鼠嘴說著:「嗯!很歡迎!」鼓鼓的臉不忘記要微笑。

看著堂本剛的嘴角勾起的弧度,光一不禁又走神了。啊,有奶油。

「欸?」堂本剛發出小小聲的驚呼。

光一這才回過神,他手停在堂本剛的唇旁,原本嘴角的奶油已經在光一的手指上,柔軟肌膚的觸感也停留在光一的指尖上。

「你的嘴角有奶油!」

他連忙將手抽回,並將手上的奶油擦拭在餐巾紙上。光一感覺自己全身的毛孔都開始滲出滾燙的汗水,熾熱的感覺攀上的耳朵。

「我去一下洗手間!」

起身的光一頭也不回的往廁所的方向逃走,留下在位子上發愣的堂本剛。



7.

放在桌上的手機發出震動聲,螢幕顯示出“今井翼”的名字。瀧澤假裝鎮定的將手機翻面,讓螢幕向下。

離開國小的繪畫教室後,光一路上都沒說話,瀧澤也不敢開話題。在瀧澤小心翼翼的說自己有點餓之後,光一將車子停在一家拉麵店旁。

「不回訊息沒關係嗎?」

「我等等再回。」

「今井翼是剛才的那個男生嗎?」

「他是班上同學,但是不太熟,沒想到會遇到,所以就加了好友聊一下天。」瀧澤像是在找藉口似的說著。接著又說:

「如果下禮拜還要去教室的話,就可以直接跟他說就好了。」

「這樣啊。」

光一看著有些緊張的瀧澤不禁笑道:我什麼都沒說,你在緊張什麼?

看瀧澤的反應,簡直就是表明了他們兩個有什麼一樣,實在是有些好笑。

「我怕光一哥誤會我。」

「誤會什麼?已經追到手了?」

「我沒有追他,我又不是光一哥….」

話說到一半,瀧澤心想:不妙,說錯話了。

這時,兩人點的拉麵正好送來。

餐廳吵雜的聲音,更加顯得兩人的沉默寂靜。光一盯著眼前的拉麵沒有動作,瀧澤低下頭懊悔自己剛才脫口而出的話。

在瀧澤煩惱著該如何道歉時,光一開口說話了,雖然說得非常非常小聲,但瀧澤清楚的聽見了,包含那為情所苦的感情。

「那你要幫我追堂本剛嗎?」

一滴水珠沿著透明的杯身滑下,因融化而互相撞擊的冰塊發出清脆的聲響。

「我真的很喜歡他。」

因為面對而坐,所以可以清楚看到光一臉上的表情。

「….嗯,光一哥?你還好吧?」

「明明是句簡單的話,要是我能早點說出口就好了。」

現在的光一,神情落寞地低著頭。

「我會支持光一哥的。」

光一抬起頭看像瀧澤,微微的微笑說道;謝謝。

光一說「趕快吃麵吧,再泡就要泡爛掉了。」,將筷子遞給瀧澤,瀧澤接過筷子後,下意識地看向手機。


───我真的很喜歡他。


瀧澤想著光一剛才說的話,自己也許沒有資格說幫忙,畢竟自己平時只是遠遠的看著今井同學,今天要好好說謝謝的人,應該是我才對。瀧澤看著冰塊已經融化光的冰水這麼想著。

评论(4)
热度(21)

© 桐雪 | Powered by LOFTER